張昕宇 著
  江蘇文藝出版社
  觸目驚心的難民營
  索馬裡有兩張名片,混亂和貧窮。
  混亂我們已經見過很多次了。嚮導說,我帶你們去看真正的貧窮。
  這是一個在摩加迪沙城市中間的難民營。
  在來索馬裡之前,我們就計划了這一站,去索馬裡和肯尼亞邊境交界處,看看著名的達達木難民營。我們也一直以為,只有在那兒,才能看到真正的難民營生活。
  嚮導說,你們不用去那兒,在索馬裡,到處都是難民營,隨處可見。在摩加迪沙,市中心、郊區、南部、海邊,都是難民營,他隨便就可以帶我們去看無數個難民營。
  在我們這些從遙遠的繁華地方到來的游人眼裡,說索馬裡這整個國家是一個大難民營,都不為過。
  眼前的這片難民營很大,在馬路下麵的低窪處。一眼望去,很大的一片,都是難民們居住的棚子,各式各樣的,密密麻麻。
  我無法說它們是帳篷,甚至連茅棚都算不上。幾根竹竿,幾塊木片兒,或者鐵絲什麼的,上面綁點兒塑料布,再搭上各種各樣的破布片兒,還有塑料垃圾袋等,能擋風擋雨的東西都能用上。
  站在馬路邊上,就能聞到難民營里飄出來的各種奇怪的味道,腐敗、發黴、怪臭……應有盡有。我們卻聽不到聲音,裡面一片靜謐。
  梁紅從兜里掏出來一些糖果,遞給嚮導,想讓他幫忙送給難民營里的孩子們。他沒接,只是往下吆喝了一聲。很多孩子鑽了出來,先是有些生怯地看著我們,很快,目光就都集中到梁紅的手裡。遲疑了一會兒,他們雀躍著跑了過來。
  孩子們很有分寸,沒有上來哄搶,只是跑到我們跟前,有序地伸出他們黝黑、乾瘦的手,期待地看著我們。笑容乾凈。
  我們把準備好的一些糖果、餅干、清涼油送給了他們,還得提醒清涼油不能吃。孩子們也都很懂事,每個人只要拿到了一樣東西,就絕不會再伸手來領第二次。拿到東西的馬上跑下去,告訴其他的小伙伴,這兒有人發吃的東西。
  於是,越來越多的孩子簇擁了過來。
  最後,我們讓許多孩子失望了,因為我們隨身帶著的東西不多,不能給每人一個。有些人沒有拿到,但是也沒有鬧,空著手的孩子們,只是帶著遺憾,笑著離開了,在遠處好奇地看著我們。
  我們可以下去嗎?嚮導點點頭,他臉上沒有此前時刻警惕的神情,安保隊也沒像以前那麼緊張,槍都挎著,或聊天,或抽煙。
  難民營里沒有暴力,這是他們給我的暗示。
  走進難民營,第一個進入我們視線的難民棚讓人觸目驚心——這個甚至連棚子都算不上,一些石頭圍在那兒,圈了個小餐桌那麼大的一塊地方,一些樹枝藤條編扎起來一個骨架,上面連布片兒都沒有,這就是一個稍微大號點兒的鳥籠子。嚮導介紹說,這個“籠子”,是兩個難民的房子。
  一個人蹲進去都很擁擠,而且完全沒有遮風擋雨功能的地方,卻是兩個索馬裡人的家。
  嚮導指向一邊,那是一個用幾根稍微粗壯點兒的樹幹支起來的棚子,上面蓋上了一塊完整的油麻布。嚮導說,它就是這塊地方最好的房子。  (原標題:《侶行》)
創作者介紹

現代柚木傢俱

zi93ziii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